>
88bf必发唯一娱乐官网_88bf必发娱乐官网登入_必发bf88官方唯一官网
做最好的网站

第六十七章 宇宙一尊 三皇圣君 陈青云 小说

- 编辑:88bf必发唯一娱乐官网 -

第六十七章 宇宙一尊 三皇圣君 陈青云 小说

“宇宙一尊”哈哈一笑道: “一点不错!” 斐剑口唇一拐,缓缓抽出“天枢神剑” “紫衣人”利用他传话,诱使“红楼主人”上石碣峰,所说的话,又响在耳边:“…… 十年,‘宇宙一尊’为爱徒龚丙照索仇,把‘屠龙剑客司马宣’废去武功,残了双目,放逐石碣峰顶岩窟之中……” “屠龙剑客”经多方面证实是自己的父亲,虽然因为母亲的一句遗言,使自己心理上对她不曾见过面的父亲存有成见,但父亲业已死于“紫衣人”的阴谋.这笔血债为儿子的焉能不讨。 “宇宙一尊”白眉一竖,道: “你想做什么?” 斐剑冷酷的道: “杀你这老匹夫!” “宇宙一尊”面不改色的道: “杀老夫,为什么?” “十年前你曾以最残酷的手段对付‘屠龙剑客司马宣’……” “慢着,你说司马宣?” “不错!” “你与他是什么关系?” “父子!” “这就不对了,他姓司马,你娃儿姓斐,怎会扯上父子关系呢?” 斐剑心中一震,这老我竟然也知道自己的姓氏,当下冷析的一哼道: “这你就不必管了!” “宇宙一尊”好整以暇的道: “笑话,这岂能不管,你要杀老夫,老夫纵死也得做个明白鬼呀!” 斐剑厉声道:“你只说有没有这回事?” “没有!” “你……不敢承认?” “哈哈哈哈,不敢两字从何说起,你的确是不知不天高地厚,想当年‘五帝’,见了老夫,也得礼让三分,你算老几?” 提到“五帝”,斐剑不由大感悲愤,时至今日,尚不能诛凶报仇,慰师父师伯等之灵于地下…… “宇宙一尊”接着又道: “娃儿,你的气魄与身手,果然凌驾当年‘五帝’之上,‘五帝’有灵,也当告慰九泉了,老夫问你,你说的事可有根据?” “当然有!” “什么根据?” “紫衣人亲口说的!” “紫衣人是谁?” 斐剑不由一窒,的确,到目前为止,他还不知道“紫衣人”的来路,连对方的真面目都没有看过,但这无关宏旨,“紫衣人”的面目总有揭开的一天,现在,只是替父索帐,顿了一顿之后,道: “不管‘紫衣人’是谁,我只问事实!” “宇宙一尊”轻蔑的道: “你即不知对方来路,焉知其言可信?” “我只问事实?” “老夫说过没有这回事!” “真的不承认?” “如果老夫说‘紫衣人’杀害人‘五帝’你相信么?” “相信!” “为什么?” “紫衣人业已自己承认!” “依老夫所知,他仅承认与‘五帝’动手,而否认杀害!” “你知道?” “当然‘附骨神针’之谜并未揭晓……” 斐剑骇然退了一个大步,他震惊于对方意然也知晓这些秘密,他深信这秘密不可能传出江湖,对方怎会得悉的。心念之中,迫问道: “这秘密你如何知道的?” “娃儿,难道老夫不得你称一声老前辈,开口你,闭口你,太刺耳了!” “现在你已经不配了!” “你不够武士风度!” “别把话题岔开,我问你怎么知道这些秘密的?” “天下没有绝对的秘密的,除非不出口……” “你是偷听来的?” “亦无不可!” “你与‘紫衣人’是一路?” “老夫不否认!” 斐剑心念一转,血洗东方霏雯别居的,“宇宙一尊”必有分,“宇宙一尊”残害如此,多问无益。 心念之中,手中剑斜斜下垂,摆出起手之势,栗声道:“‘宇宙一尊’我要出手了,你自己准备自卫吧!” “你非要老夫的命不可?” “当然!” “不问理由?” “没有什么可问的了。” “那你出手吧!” “你承认残害,‘屠龙剑客’了?” “根本没有这回事,从何承认?” “紫衣人以卑鄙毒计,炸死了‘红楼主人’与‘屠龙剑客’,而你与他是同路人,这还不够说明一切么?” “天下事也许不是如你想象这么简单。” “不管简单复杂,杀人偿命,欠债还钱!” “老夫今世不杀人,也不欠债呢?” “诡辩不会使我改变主意的。” “事理不明,是非不分,不能算一个完全的武士!” 这话使斐剑大大一怔,他几乎不分清楚眼前的是友是敌,对方的话含有至理,无可寻瑕,但仇不可不报,安知对方不是以诡词说服自己? “你是真正的武士?” “可以这么说!” “我什么地方事理不明,是非不分?” “凭‘紫衣人’一面之词,硬指老夫是凶手,这在别人,还不怎样,以你目前的造诣,如果事事凭主观见解,任性而为,天下要大乱了!” 斐剑又是一怔,但仍冷峻的道:“你否认是凶手?” “不错!” “你不服!” “当然!” 斐剑心念一转,毅然道:“好,事实真相不难查明,这笔帐暂时搁下。” “宇宙一尊”纵声一笑道:“嗯!从善如流,可教,还有一点,大丈夫恩怨分明,不可口出恶声,有损武士的风度……” 斐剑的性格,较之刚出道时已变了许多,这是磨练的。 结果,闻言淡淡的道:“称你一声阁下如何?” “何以不照刚见面的称呼?” “在实真相未明之前,阁下还不配当‘老前辈’的尊称!” “嘿嘿!有理!老夫不坚持。” “现在话说回头,阁下引在下来此,必有所为?” “当然!” “如此请讲!” “你必须与姓东方的那女人断绝关系!” 斐剑心头一震,寒声道: “阁下就为了这句话而找上了我?” “可以这么说!” “在不的私事与阁下何涉?” “不错,是你的私事,但老夫也是为了你个人。” “什么理由?” “宇宙一尊”老脸骤现湛然之色,变得庄严无比,沉声道: “你已承认‘屠龙剑客司马宣’是你父亲?” “嗯!” “那你听着,东方霏雯与司马宣曾经是夫妻!” 斐剑恍若焦雷击顶,蹬蹬蹬一连退了数步,激动万分的道:“你说谎!” “宇宙一尊”老脸一沉,道:“老夫在武林中薄有名位,岂能对你后生小辈信口雌黄?” 斐剑浑身似发寒虐般的颤抖不停,这会是事实吗?太可怕了,幸而自己与她并未发生逾体的行为,否则岂不遗恨终生。难道“无后老人”和尹一凡的师父……等的忠告,也是基于这理由吗? 大粒的汗珠,从额上滚了下来。 从这些事实看来,她的确是一个荡妇,这和她的外貌多不相称? 他的俊面苍白得可怕,呆立着不发一言。 “宇宙一尊”再次开了口:“你与她难道已做了不可告人之事?” “没有!” “那好,亡羊补牢还不嫌迟。” “这……会是真的?” “老夫以人格作赌。” 斐剑咬了咬牙,道:“如此说来,先父是一个无行的武士?” “可以如此说,他一生罪孽深重,死不足以偿其辜。” 这话,听在斐剑耳中相当不是滋味,他第一次听到他父亲生前为人所批评,照“宇宙一尊”的语气父亲成了十恶不赦的邪魔,母亲遗命要自己杀父亲,难道也有某些必然的原因吗?“红楼主人”与他有关系,东方霏雯又与他有关系,而母亲果然是被遗弃,由此,可证明他为人的一面,另外呢?还有什么邪行流在江湖之中? 身为人子,他必得查明真相如果单属女人方面。只能算私德不修,如对武林道有所危害,就不能怪别人的指责了。 心念之中,栗声道:“在下很想知道阁下所云‘罪孽深重’四个字的含义?” “宇宙一尊”长声一叹道:“将来你会明白的!” “在下极想现在明白。” “时机未至,老夫不拟饶舌!” “阁下别忘了我是他的儿子?” “此语何意?” “阁下得对自己的话负责任,在下并非强词夺理,阁下所下的断语,必然有根有据,否则便是侮辱在下!” “如果事实俱在呢?” “在下没有话说。” “否则呢?” “阁下还出公道。” “这笔帐也留到以后一起结算,如何?” “对不起,在下要现在明白!” “看来这一战在所难免……” “阁下愿付之一战而不愿吐露实情?” “非不愿也,不能也!” 斐剑冷飕飕的道: “这一战是生死之争,还是分出胜负即可?” “宇宙一尊”毫不以为意的道: “你看着办好了!” 斐剑一横心,道: “如此体怪在下手辣了,到时不要再说在下不够武士风度……” “娃儿,你这是现买现卖?” “接招!” 喝语声中,一招“投鞭断流”以十成功力发了出去。 “宇宙一尊”老脸一肃,手中乌藤杖急架相迎,出杖的姿势诡异已极,如封似闭,全采守势。 杖剑交击,发出一声“锵!”然巨响,那声音象金铁交鸣。 双方一触即分,斐剑震得手臂发麻,“宇宙一尊”乌藤杖却几乎脱手而飞。杖重剑轻,显示出斐剑的内功较对方雄浑。 “宇宙一尊”检视了一下藤乌杖,只见交击之处已崩了豆大一个缺口,老脸一紧,白眉上扬,激动的道: “好剑,老夫这根藤杖生平第一次受损!” 斐剑却是暗地咋舌,“天枢神剑”无坚不摧,连“金月剑”截铁断金“也不免受损,而对方的藤杖未被劈断,仅受些微损伤,足见这藤杖不是凡品,普通刀剑别说损它,反过来还要被它所毁,心念之中,不由脱口道: “阁下这根藤杖也是件宝物?” “宇宙一尊”似乎一十分珍惜这根藤杖,看了又着,黯然道: “宝物已受损了,何宝之有!” “不被削折,已属难能。” “哼!” “接在下第二招!” “满天星斗”用足十二成功力洒了出去,每一个部位角度,都在剑芒控制之下,威力强猛,世无能匹。 “宇宙一尊”倒也识货,知道闪避无从,反击更该不行,竭尽全力,封住门户。 一阵连珠密响.杖剑交出不下十次之多。 “宇宙一尊”蹬蹬蹬连退了四五步,手中杖倒曳地面,如银须发蓬飞而起,老脸一片灰败,喘息之声远远可闻。 斐剑两次出手伤不了对方,证明对方是除“金月盟主”之外的仅见高手,但以目前情况而论,只须再全力出剑,对方非死即伤,当下冷冷的道: “阁下可以谈话了吧?” “不!” “阁下有自信能挡得住在下的第三招?” “老夫拚着受伤,再见识你一招!” “刀剑无眼,阁下也许就此长眠?” “你是存心要毁老夫?” “阁下迫在下如此!” “如果老夫接下了第三招呢?” “不可能!” “你娃儿看准了?” “差不多!” “出手吧!” 斐剑身形朝前一欺,“天枢神剑”回复出击之势…… 场面骤呈无比的杀机。 斐剑的目的,是要对方说出他父亲生前的行为,何以能当“百死不足以尝其辜”的恶毒评语,当下奈住杀机,再次发话道:“阁下,你还有机会……” “别妄想老夫屈服在你剑下!” “阁下会反悔的。” “后悔的可能是你娃儿!” 斐剑面上突呈一片恐怖杀机,他已决定不让对方逃出剑下。 蓦在此刻 不远处的密林之内传出一个极其耳熟的声音道: “斐剑,不可对老前辈无礼!” 斐剑带煞的目芒朝发声处一扫,道:“谁?” “赎罪人!”这神秘人物会在此时此地出现,的确大出斐剑意料之外。

从声音听来,发话的是“赎罪人”一点不错,“赎罪人”的口气对“宇宙一尊”似十分尊崇,但仇怨是一回事。为人又是一回事,即使对方是备受武林同道敬仰的人物,并不能抵消他因偶然或有心所造成的仇怨。 这神秘人何以突然来临阻止自己向“宇宙一尊”出手?这决非偶然,可能,双方又是一条路上的人物,因为双方对自己的一切隐秘,都一样的了若指掌,这个谜不揭穿,在精神上是一种威胁。 心念之中,他开了口。 “阁下何妨请现身一见?” “赎罪人”的声音道: “我们还不到可以见面的时候!” 斐剑困惑的道: “为什么?” “将来你会明白!” “阁下为什么如此神秘?” “我是不得已!” “见面也有时候的限制吗?” “当然!” 斐剑吁了一口大气,目光不期的扫过“宇宙一尊”,只见这老人一付行若无事的样子,对“赎罪人”的来临,象是意料之中,这说明了“赎罪人”根本早就隐身在侧,所以“宇宙一尊”若有所持的从容不迫。 同时,血洗东方霏雯别居,“赎罪人”必然也有一份,就已知的这几个人的身手,即使东方霏雯在场,恐也无法避免。 东方霏雯是“金月盟主”的女儿,“金月盟”是武林公敌,别居被血洗,根本值不得同情。 心念之中,又道: “山麓庄院的血案,阁下参与了吧!” “不错,这些罪恶之源,必须一一消灭。” “这也是对付‘金月盟’行动的一部分么?” “可以说是,你不会同情她吧?” “同情谈不上,但在下受她的恩惠不假……” “赎罪人”的声音显得有些激动的道: “斐剑,莫非你想报恩?” 斐剑反问道: “一个武士难道不该有这想法?” “宇宙一尊”突地接口道: “你准备如何报法?” 斐剑冷冷的道: “那是在下个人的问题?” “你不会对正派同道倒戈吧?” “在下的立场很坚定,毋劳阁下操心。” “很好,老夫很高兴听你这句话。” “我们的事还未了结?” “赎罪人”的声音再度传来: “斐剑,愿听我一句话吗?” “请讲?” “不要与老前辈为敌,一切因果短时间内即有分晓!” “赎罪人”虽说行动诡,但对斐剑却是情深意厚,这人情他不能不买,略作思索之后,慨然道: “看在阁下份上,在下没有话说!” “本人很感激!” “阁下太谦了,在下受惠良多,还不敢言报。” 沉默了片刻之后,“赎罪人”以一种听来很异样的声调道: “斐剑,你刚才已听到‘宇宙一尊’前辈的忠告了?” 忠告,当然是指东方霏雯与他父亲“屠龙剑客司马宣”之间的关系,斐剑感到一阵莫名的痛苦,面色倏呈阴冷,咬了咬牙道: “那会是事实吧?” “百分之百!” 话出“赎罪人”之口,斐剑不能不信,自己的身世东方霏雯不可能不知道,然而她为何没有断然的表示呢?她存的什么心?这是逆伦的罪恶呀! “在下相信会证实这一点!” “向东方霏雯本人查证?” “是的!” “斐剑,你恐怕不清楚她的为人,当心一失足成千古恨,造成人伦惨剧。” 斐剑不期然地打了一个冷颤,激动的道: “敬谢忠告!” “还有,你答应誓不向‘紫衣人’索仇?” “在下……答应!” “好,你记得‘紫衣人’那地下秘室吧?” “记得的!” “如此你立刻上路,到那地方,声讨‘金月盟’的时机已成熟。” 这是武林天下的大事,正义与邪恶的决战,将左右整座武林的命运,登时豪兴大发,“呛!”地一声还剑入鞘,沉声道: “谨遵台命!” “再见了!” 声音顿沓,想来已离去了。 “宇宙一尊”手捻白须,宏声道: “娃儿,你得天独厚,奇缘辐揍,挽狂澜,砥中流,舍你莫属,盼你好自为之。” 这一番话,含有无比的鼓励,也有很高的推许,撇开两人之间,所发生咀晤不谈,以“宇宙一尊”的辈份,说这些话并不为过,斐剑为了表示武士风度。当然不能不有所表示,当下以手一拱道: “不敢当阁下谬赞,在下决定全力以赴。” “如此武林幸甚,再见了!” 声落,人影已杳。 斐剑痴立片刻,弹身出林…… 日薄西山,归鸦噪晚,烟岚四起,夜的脚步近了。 斐剑却没有闲情欣赏这山区晚景,展开身形朝与山岭相反的方向奔去。 正行之间,一声娇喝倏告传来: “别走!” 闻声知人,斐剑不由心头一沉。 微风飒然中,一条娇俏人影,呈现眼前,来的,赫然是东方霏雯。只见她秀眸带煞,正靥泛青,神情凄厉一十分,瞪视着斐剑不发一语。 这种神态,在斐剑来说是第一次看到,脱口道: “是你!” 东方霏雯冷冰冰的道: “连称呼也改了?” 斐剑想起“赎罪人”的忠告,从头直凉到脚心,一时之间,真不知如何启齿。 东方霏雯重重地哼了一声:但我仍叫你弟弟,你的手段未免太辣了些!” 斐剑心头一片狂潮,翻搅得他脑胀神烦,闻言之下,不加思索的道: “什么手段太辣?” “弟弟,别来这一手,何必明知故问。” “我不懂你说什么?” “我问你,我什么地方对不起你,使得你这样对付我?” 斐剑若有所悟的道: “你是说血洗……” 东方霏雯凄厉地打断了他的话头,道: “我以为你佯装到底呢!” 斐剑一字一句的道: “你以为是我做的?” “除了弟弟你,旁人恐怕没有这能耐连毙数十好手?” “你错了!” “我……错了?哼!我希望你能有所解释?” “那是别人所为!” “别人,谁?” 他当然不能把“赎罪人”等供出来,否则岂非是对敌人出卖同道,当下断然道: “不知道!” 东方霏雯气得浑身乱擅,栗声道: “你会不知道?” “我为什到一定要知道?” “弟弟,你不坦自承认?” “承认什么?” “杀人!” “我没有做,如何承认?” “那你得说出下手的人是谁?” 如果换在以前,他会毫不考虑地说了出来,但现在不同了,赎罪人”与“宇宙一尊”所提的忠告,象一只毒刺激如他心上,这毒刺,足以否定以往的情感,也使他对她超的凡的姿色得到相反的反应,他冷硬的道: “我说过不知道!” “那请你解释,你本重伤之身,何以此刻完好如初?” “我以内无自疗!” “就算如此,你何以不受害?” “也许对方的目的不是我!” “而你坐视我的人被屠杀?” “事情发生在我疗伤人定之时,我事后才发现。” “这解释我会满意吗?” “信不信由你!” 东方霏雯咬了咬牙,恨声道: “弟弟,我为你几乎斩断了父女之情,我为你尽量掩饰你对本盟的许敌对行为,我为了你不惜任何牺牲,只因为我爱你,然而你却……” 说到这里,大有黯然泣下之慨。 这些,全是实情,斐剑无法否认,可是那毒刺使他的心坚冷如顽石,冷漠的道: “我不否认这些事实!” “那你为什么如此回报我?” 斐剑歇斯底里的狂吼道: “我没有……” 东方霏雯反被他的神态惊得一愣,颤抖着声音道: “弟弟,你真的没有?” “没有!” “你……仍然爱我?” 斐剑全身象触电似的一震,瞠目结舌,半晌说不出话来。 东方霏雯玉容一惨,眸中闪射出怨毒之光,凄厉而缓慢的道: “你变了,你骗取了我的心,然后把它抛在地上践踏……” 斐剑恍惚的道: “我……没有……” “何必否认?” “我承认!我……的确变了,我不能不变!” 东方霏雯娇躯一挪,向斐剑身前迫近了两步,咬牙道: “我明白了,你爱上‘剑冢’之中的少女,所以你才得到这柄神剑。” “我不否认爱她!” “好!好!弟弟,大姐坦白告诉你,我得不到的东西,要把它毁掉,谁也得不到,我很会嫉妒,也狠得下心肠,是的,我曾爱过你,但当我发觉感情被骗时,会施以强烈的报复……” 话锋一顿之后,又接下去道: “我美吧?是的,你不会否认,我也以此自豪,然而我自己知道,我已是迟暮之年,虽然驻颜有术,但却不能扭转生机,我一生真正抛出了全部真情,死心踏地的爱上了一个人,也是最后所爱的一个人,便是你……” 斐剑心神一颤,下意认地一退身。 东方霏雯继续道: “我一切都给了你,我已一无所有,弟弟,大姐我能爱也能恨,爱有多深,恨便有多深,你明白我的意思?” 斐剑不期然的打了一个寒噤,话说得十分冷酷,但也表现了她的痴情。 爱深恨更深,由爱而产生的恨,是最深刻的恨,超乎切恨之上。 他有些动摇了,的确,他没有理由说对方的爱有半分虚假,但,那心灵上可怕的毒刺迫使他否定了一切。 如果,单单是为了彼此的立场是两个极端正与邪,那可能不足以使硬得下心肠,想象是一回事,真正面对现实做起来又是另一回事,任何事都可以改变,唯独那心灵上的毒刺无法改变。 东方霏雯又开了口: “我说的你全听到了?” 斐剑神思不属似的道: “听到了!” “那你说话呀!什么不开口?” 斐剑横了横心,道: “你知道我的来历?” “知道,十分清楚!” “你既然知道,为什么不改变你的行为?” 东方霏雯沉默了片刻,道: “那根本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事,我……” 斐剑栗声道: “什么,你说毫不相关?” “当然!” “你到底知道了多少?” “全知道!” “说说看?” “从‘紫衣人’口里,我知道你是‘武林五帝’的传人,至多,你以正派人物自居,视本盟为敌!……” “还有呢?” “你是‘屠龙剑客司马宣’的儿子!” “你……知道?” “我说过全知道!” 斐剑大感意外,对方知道自己身世,一口道出了父亲之名,难道她心中根本无愧?那“赎罪人”他们的忠告岂不是成了虚语?这其中难道又有什么蹊跷?但这非同儿戏,非底彻底澄清不可。 心念之中,字字如钢的道: “我听到武林中有一项传言……” “什么传言?” “你与先父曾经有过夫妻的关系!” 这话,他费了极大的力量才说出口,话一出口,双目暴睁炯炯厉芒,直射在对方面上,以要照澈她的内心。 东方霏雯玉靥倏呈苍白,连退了三个大步。 斐剑见状,厉声喝问道: “有这回事么?” 东方霏雯樱唇翕动了半晌,才咬着牙道: “谁说的?” 斐剑道: “别管谁说的,你只说是否事实?” 冷汗,已浸透了他的全身,血脉在这刹那之间似乎也停止了运行,这是多么可怕的事实,一旦事实揭开,他将何以自处?

本文由小说发布,转载请注明来源:第六十七章 宇宙一尊 三皇圣君 陈青云 小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