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
88bf必发唯一娱乐官网_88bf必发娱乐官网登入_必发bf88官方唯一官网
做最好的网站

第95 98章 公主的诱惑 云外天都 小说

- 编辑:88bf必发唯一娱乐官网 -

第95 98章 公主的诱惑 云外天都 小说

第九十五章责问四起 可既是搅起了涛天巨浪,又岂是轻易能平息得下来的? “好,好,好……”他一连从牙缝之间说了三个好字,这才道笑道,“朕倒要看看,他求见朕,是为了什么!” “谢皇上。”林必顺等他一说完,立刻朝外吩咐,“请葛大人进宫见驾。” 他真是迫不及待地想将我陷于泥潭之中了。 夏侯烨心情不好,因而在等待葛木林被传唤的过程中,没有人胆敢自找没趣,殿内顿时陷入令人滞息的寂静中,夏侯烨放松了身体在龙椅上坐着,手肘撑在扶手上,手掌托腮,另一支戴了白玉斑指的手却在另一边的扶手上轻磕,整个大殿只听得他的轻磕一声声,一声声仿佛重锤敲于众人心上。 葛木林跨进殿内之时,额头却是鲜血淋漓,眼内却满含了沉郁悲伤,虽穿着朝廷官员绣麒麟团纹的锦绣朝服,戴方耳官帽,也带来一股郁郁之气,加之他的脚走路之时微跛,给人的感觉仿佛已不堪重负。 夏侯烨并没有为难他,在他行完君臣之礼之后,反而和颜悦色地问道:“曹卿家,不知你一再要求见朕,所为何事?” 葛木林站于堂下,与君王对话,原是不能抬头直视的,可他却缓缓地抬起头来,望着夏侯烨,与他对望,夏侯烨虽年纪虽轻,但年少便皇袍加身,更兼领兵四处征伐,眼睛之中自然而然地带了杀戮之气,连他的叔父昌亲王都要暂避其锋芒,而我,更是不敢直视他的眼睛,可葛木林居然微仰了头,直视着他,问道:“臣请问皇上,流着乌金可汗血统的六公主伊木丽.乌木齐.东宫锦,如今却在何处?” 夏侯烨倏地直起身来,在龙椅上端坐立起,眼神却是极凛冽地朝他一扫,没有任何言语出声,殿内便如刮起一阵冷风,朝臣们有控制不住情绪的,更是发出几声紧张低喘。 可葛木林对他的怒火却如若不见,依旧抬头道:“皇上,臣既来此,未得结果,便没想着要出去,臣再问皇上,六公主伊木丽.乌木齐.东宫锦,现在何处?” 夏侯烨呲地一声冷笑:“好一个西夷旧臣!” 昌亲王却是上前道:“葛大人,你寐了吗?怎么问皇上这样的话?” 葛木林语气变得极为悲愤,忽地在地上磕起头来,咚咚之声在殿内回响,三下之后,再抬头道:“皇上攻破临桑城时,是臣劝了西夷旧臣不作抵抗,投诚缴械,只因为皇上城破之时善待西夷百姓,军纪严明,让臣看到了希望,认为西夷归于中朝未免不是西夷之福,能使西夷免受战祸之苦,是臣与臣的族人之福,免受被四处驱赶的惨状,可臣万万没有想到……万万没有想到……” 他哽咽不能出声,却忽地抬头利喝:“夏侯烨,你不过是一个伪善之极的昏暴之君……” 无人能想到他呈述之时忽地直呼夏侯烨之名出口大骂,话未说完,就有侍卫上前拉扯堵嘴。 我心中忽地升起不祥的预感,虽知事态正向我与流沙月预计的方向发展,可我没想到,流沙月不知对葛木林用了什么手段,竟让葛木林想要抛却性命? 第九十六亡命一博 当堂直呼皇帝的名讳,是对皇上大不敬,会处以诛三族之刑,而我更从葛木林的语气之中听得出来,他已准备抛却性命了。 “你说什么?”夏侯烨阴恻恻的声音响起,竟如利刃刮过了冰层表面,使殿内仿佛倏地刮起一阵冷风。 我只感觉他说话的那一瞬间,连窗隙之间吹进来的风都悄悄地将声音降低,而殿内,更是听不见一丝儿声音。 从镂空花雕的屏风处望过去,葛木林奋力叫出这话之后,脸上虽依旧是悲愤莫名,里也有了几分畏缩,他原是西夷十大勇士之一,也曾横刀烈马,可夏侯烨只一个眼神一句话,让他奋起的愤怒与勇气几乎散尽,我心底忽有些茫然,对这样的人,我真能实现自己的计划吗? 我忽然理解了流沙月做的安排,只有将葛木林逼至了绝境,他才能在夏侯烨的淫威之下奋起。 夏侯烨身上的噬血杀戮之气,无人能挡。 我站在屏风后面,鼻端仿佛也感觉到了从他身上传来的血腥味儿,就如许多夜晚一般,满屋的靡媚之气也掩不了丝丝隐隐传来的血味,使人周身冰凉,我不由自主地用双臂环抱了自己,双手握住了身上披着的玉丝锦袍,那柔软微温的感觉让我略定了定神。 却听得殿内有布帛撕裂之声,从镂空之处望了过去,却见葛木林忽地一振双臂,挣脱了两边拉住他的侍从,朝堂前大喊:“夏侯烨,西夷旧臣至死都会化为冤鬼来找你报仇!” 紧接着,他忽地弹起身子,冲向了殿中那雕金龙饰金片的红木立柱,只听得咚地一声,他的头便撞向了那立柱,他原是习武之人,这一下撞得极重,金龙的尾部瞬时染上了鲜血,朝冠脱落,翻滚于地。 我不由一声惊呼,却看见他原是满脸鲜血地躺在地上的,却勉力将头转了过来,披散发丝,满脸的鲜血之下,我看清了他眼眸里那浓得化不开的忧伤与思念,仿佛听见了他一声低叹:瑟儿…… 可那忧伤与思念却化成了绝望,他应证了自己的判断,我不是他的瑟儿。 殿内之人万想不到他想尽办法来求见夏侯烨,就是为了在他面前一死,只一瞬间,他身上的鲜血就从雕龙柱下流趟开来,婉蜒如一条来回曲折的小溪。 懂医术的昌亲王上前察看了他倒于地上的身躯,将两指放于他的颈部探查,回禀夏侯烨:“皇上,他已是不行了。” 有宫人上前拖了他的尸身下去,光滑的大理石地板留下一条极长的血痕,清扫的宫人拿了干净的吸水棉布急急地擦着那血痕与龙身上的血迹,更摆上了能去除异味的茉莉香襄,不过瞬息功夫,殿内便又恢复干净整洁,连些微的血腥味儿都不闻,可我知道,葛木林这一死,在西夷旧臣之间的震动,却不是这样简单能抚平的。 夏侯烨端坐于龙椅之上未动,脸色却已是铁青,他如他们一样,都没有想到,葛木林连分辩与禀奏都没有,就用自己的性命一博,给他出了一个极大的难题。 第九十七章引子 他恐怕已经意识到了,葛木林之死不过是一个引子而已。 “严爱卿,近几日景州府可有什么动静没有?”夏侯烨忽地问道。 景州府并非一个州府,不过是建都城一条街道而已,临桑城之战后,夏侯烨使工部在这条街上修屋建宅,使原本是贫民居住的景州街大为改貌,变成豪院富宅林立,使西夷降臣全部集中居于此处,并命名此条街为景州府,并给其特权,如其中人等有作奸犯科案例,一般府衙不得擅管,只能呈报昌亲王的金吾卫府衙门,更是赐了在临桑之战中有功的西夷重臣免死金牌,无论犯下多大的罪,都可凭免死金牌获得一次生机,而葛木林,就是获免死金牌的其中一人。 可却阻止不了葛木林自己选择的死路。 严丞相的显然未从震惊之中恢复过来,听得夏侯烨不满地哼了一声,这才答道:“启禀皇上,臣近几日都与昌亲王追查那一晚闯进兑宫之内的刺客下落,发现此批刺客虽大部分服毒身亡,但逃脱的,却是当真全都出自一个神秘的江湖门派……” 夏侯烨淡淡地打断了他的话:“如此说来,你毫不知情?连葛木林为何坚持要见朕,也没有丝毫头绪?” 他声音却是轻柔淡雅,与刚刚的隐隐怒气全不相同,可越是如此,却越是使人感觉到风雨欲来,让严子考不由自主地跪下,连声道:“老臣该死,老臣该死……” 我瞧得清楚,夏侯烨坐于龙椅之上,却是眼光一扫,殿内之人便人人垂下了眼,皆不敢抬头,连他的叔父昌亲王也是如此。 隔了良久,昌亲王才道:“皇上,都是臣等的失误,景州府一向风平浪静,自临桑城破之后,他们皆安分守纪,与中朝百姓并无二样,除却有几位水土不服,染了伤寒旧病复发的以外,并无作奸犯科之事,因而臣等……” “因而皇叔就忽略了,是吗?”夏侯烨低沉柔和的声音在殿内响起。 却使得原本站着回话的昌亲王一下子跪倒在地,伏地磕首:“臣该死!” “你们别左一个该死,右一个该死的,朕并不缺该死之臣!”夏侯烨从牙缝之中发出声音,“朕可以肯定,葛木林的这一出,不过一个时辰,便会传遍整个京师,人家都张织好了网了,你们还在蒙蒙懂懂地往网内闯!” 正值白日,有阳光从疏影雕窗之间投了进来,使得隔窗之处的地面如铺上了用金梭织成的地毯,隐隐散着毫光,与殿内金碧辉煌相衬,却带来莫名的冷意,如被阳光耀着的刀锋。 不错,葛木林的这一出,会从皇宫内院传了出去,最终传遍整个京师。 第九十八章动静 殿内顿时寂静无声,恐怕人人都知道了其中的严重性,隔了良久,昌亲王才道:“皇上,臣会加派人手察探他们的动静,如有异动,臣定当……” 话未说完,夏侯烨却是哼了一声道:“传大理寺孙长忠。” 昌亲王脸色一下子变得铁青,孙长忠为大理寺廷尉,为人心狠手辣,行弄起来皇室族亲皆不放在眼里,是夏侯烨于底层屠狗辈中提拔上来的,一向不与以皇室族亲为首的昌亲王相睦,向为夏侯烨直接掌管,夏侯烨如此做,等于将孙长忠的地位提高到昌亲王之上,当众落了昌亲王的脸面,昌亲王在朝内可称得上权倾一世的人物,也是夏侯烨唯一有血源关系的亲叔叔,于情于理,他都不应该如此,可他就这样做了。 而令人惊讶的是,昌亲王却是隐忍地退下了。 我从没有到过他的朝堂,从没有看到过他处理事务的样子,直至今日,我才明白,他虽是一名少年天子,可已没有人能掌控得了。 他下令不过一会儿,就有宫人急急地进门传喏:“大理寺孙廷尉求见……” 堂上有人倒吸一口冷气,那冷气到了中途却是停住了,因夏侯烨冷笑一声:“皇叔,看来不等你派人去,他们就已成事……” 昌亲王低声回道:“皇上,臣惭愧……” 隔不了一会儿,一个冰冷低沉的声音在堂上响起:“禀皇上,臣孙长忠有事启奏……” 听到他的声音虽是低沉和缓,可不知道为什么,又让我想起了那冰冷阴滑藏于暗处之物,仿佛带了那物暗夜潜行之时择人而噬的嘶嘶之声,让我陡生寒意,夏侯烨掌握在手里的工具,果然全都是这样令人惊恐。 我强压了心底的惊慌,从镂空雕花处望了过去,看清楚站在堂中之人,却全没有自己想象中的委缩卑劣,却是身长玉立,迎着我的侧面耳朵之上有一小块缺失,除此之外,面容俊朗,眼神却是冷得可怕,我瞧得清楚,孙长忠一走进来,严子考与昌亲王便不约而同地侧过了身子,离他敬而远之。 他的身上如夏侯烨一样,沾满了血腥味儿,所以,他如夏侯烨一般,使人不由自主地害怕,可夏侯烨会用爽朗与圣明装扮,而他却是*裸地显现,所以,既便身上穿了金鱼补服,腰有白玉佩绶,却也抵挡不了从身上散发出来的丝丝寒意。 我原就知道夏侯烨的打手不同寻常,可到真正看到之时,却是隔了既使中间隔了描金廊柱,香雕屏风,也挡不住那股肃杀之气,他选材只求结果,不求身世,与父王完全不同……我从心底发出的疑问,我真的……真的能扳倒这个坐于龙椅之上正处盛年的皇帝吗? 行礼之后,孙长忠拱手而立,道:“启禀皇上,臣一直派人暗中监视景州府,多日之前,景州府便有异动,不断有人深夜出行访友,出行者多属原西夷贵亲眷属,臣见事有不妥,未得皇上下旨,臣不敢妄自行动,便派人暗中监视住那些外出访友的眷属,他们行动极为隐密,臣的属下多方收集证据,汇论结果,让臣发现,他们最近都和西夷有联系,一开始臣以为他们图谋不轨,可臣发现,他们却是在查找自临桑城之变之后来投西夷之臣的病亡之事,而臣更是发现,在他们查找之时,某些流言开始在西夷投臣之间传开……”

第九十九自然身亡 说到这里,孙长忠却是颇为困难地道:“可否请皇上摒退众人,容臣私下向皇上……” 昌亲王与严丞相面面相觑,两人脸上都现了凝重之色,不过他们刚被夏侯烨骂了,也知道孙长忠虽心狠手辣,却从不妄下断言,不敢多言,两人向夏侯烨行礼之后退下。 殿内的宫人都退下了,我立于屏风后面,正想着该不该退,却听夏侯烨道:“孙爱卿,有什么话,便说罢?” 我感觉到孙长忠把头微微地转向了我站的屏风边,目光如电一般,显然察觉到了这屏风后面藏得有人,却没有多言,回头道:“皇上,自临桑之战后,西夷小半朝臣弃暗投明归附我朝,首要之人有陈长青,莫子林,乌格兰,孔归格,以及葛木林大人,其余大小官员更不下三两百余人,百姓上万人,皇上对降臣宽厚,为他们建屋立院,更考虑到其初来中原,或有不便,准其在景州府集中居住,可一年之间,却还是有不少官员因病而逝,首要臣子陈长青,莫子林,乌格兰全都染病身亡,其余大小官员,也的几十名或遭盗贼,或遇意外身亡的……” 夏侯烨听到此处,已然明白了他要说什么,问道:“你是说,他们的死,有人大做文章?” “不错,皇上……而依臣查的结果,他们的死,大都不是自然身亡的……” “你说什么?”夏侯烨倏地从座位上站了起身,一瞬间身上发出一股无比的凛冽之气。 孙长忠却是静静地站着,拱手道:“而此时,锦妃娘娘身份之疑传了出宫,葛木林更是被招入宫内对质,虽未问出什么,却使他产生了极大的怀疑,更有西夷旧人从杜青山而来,频繁出入各降臣府,使流言传得更甚……” 夏侯烨冷冷地道:“你照实说,什么流言?” 孙长忠为人冰冷无情,此时却有些迟疑,半晌才道:“说皇上在临桑城破之前,便使人潜进了临桑城,许以高官厚禄,策反了许多西夷之臣,可临桑城破之后,却因他们是为异族,不愿给以原本许下的官职,为免遗祸,便谴人将这些人一一处置,而西夷六公主,其母善于铸造,您为了得到那金铁之精的铸造之法,在城破之前,便潜刺客进入西夷后宫,逼其交出密法,哪想她们宁死不屈……六公主,早已被您派出的刺客刺杀身亡,您为了引其旧亲相识,交出密法,另找人假扮六公主……” 终于,一切皆如我所料,事情至此,却是一帆风顺,只要选对了人,玉妃为了保她自己,便会以她家族的力量将我的身份之疑从深宫之中传了出去,那场蝗祸让荣婷彻底地认清了自己,可让她更开始怀疑我的身份,只要略放出风声,华妃和昌亲王自会找到与六公主关系密切的葛木林求证,如此,葛木林才会更起疑心,而此时,西夷亡臣旧案被翻了出来,再加上那些老天爷的启示,一些栩栩如生的流言,到终了,葛木林以已之身在皇宫撞柱而亡,将所有的矛头指向夏侯烨,使原本有所怀疑的流言变得真实,为人心惶惶的西夷降臣们加上了一把火……夏侯烨真以为,他能不战而屈人之兵吗? 第一百章反扑的力量 我冷冷地想,西夷之人,可对人尽忠,但如果他们知道他们尽忠的对象将他们玩弄于手掌之中时,反扑的力量,虽如飞蛾扑火,但却可以让夏侯烨再也别想轻而易举地从内部攻破。 孙长忠此次却不望屏风,只垂首而立,继续道:“皇上叫臣查的蝗祸,臣已经查了,却是由杜青山来人弄出来的,与城隍庙出现的光字一样,都是为了扰乱西夷降臣人心,可这种办法极有效,因皇上准其集中居住,他们已然开始纠集了,他们加上百姓有上万人之多,西夷之人人人习武,臣怕……” 夏侯烨淡淡地道:“越是如此,越不能轻举妄动,布这个局的人,正想我们动呢,‘非都是都,非皇是皇。’‘檩花飞,蜀道难,遮断日色方见阳……’,此人当真是好文采,好计谋!几句话,几个病死之人,便轻而易举地挑起大乱……如果此时京师军中异动,这场大乱最终真将会挑了起来。” 我看见他立于龙椅之旁,手缚于后,云淡风轻地笑着,眼睫毛却如羽翅一般地在灯影下扇动,眼里没有丝毫紧张之色,只有对此计谋的欣赏与赞扬,我忽有一种无力之感,在他将要命丧之时也是如此,既便破裂的碎片划过了他的面颊,他依旧如此模样,他……当真不可战胜吗? “皇上,可如果不动,他们听信流言,万一闹了起来……” “你追踪那些捣鬼之人那么久,定有他们的下落,他们既然布置了这么多,定有下一步行动,查清楚他们的目地……至于那些想闹事之人,他们的妻子儿女都已在景州府住着,先晾他们几日,如有人想动手,骂不还口,打不还手,且让所有人看着……” “可如此一来,只怕要牺牲一些兵士。” 夏侯烨冷冷地道:“他们死后,以国士之礼安葬,后人赐以千金,相信很多人愿意的。” 孙长忠毫无起伏的声音响起:“臣自会办妥。” 我忽然间觉得,他们之间是如此的相似,孙长忠视人命为屠狗,而夏侯烨,只怕将人看得如草芥一样,不由自主地,我将手抚上了嵌丝镶金的屏风,紧张得冒出了冷汗,如果被他发现,这一切都是由我之手布好,那么,我的下场会是什么? 但是,我不是将一切已然置之度外,甚至连性命都可以抛却了吗?却为何远远地看到他,还是会害怕?或许,他对我做的一切,带给我的恐惧,却是比死亡还可怕? 他的声音依旧是平稳从容,尤带了几丝笑意:“只要我们做出姿态,他们自会开始猜疑,几名兵士性命换得京师一场大乱,这个交易很划算,就用这些兵士的血来换取他们的冷静,降过一次的人,总是珍惜眼前的生活一些的,且思前想后之后,他们不会轻举妄动,人性总是如此,既使是曾经纵横于草原的男儿也一样,京师的富贵生活虽只有一年,也足以让他们产生留恋了……,至于那些旧臣之死,六公主的流言,虽与他们有关,但并非切肤之痛,西夷已经亡了,闹不起来的……除非……”他微微一笑。 而此时,孙长忠也笑了,他原是一张冰冷之极的脸,一笑起来,却如春花盛开,整座殿堂都明亮了起来:“除非那幕后之人有进一步的行动,那么,臣等便可以瓮中捉鳖了……” 第一百零一章挣扎不脱 我望着这一君一臣,虽然他们的对话已表明事情正往我期望的方向发展,可不知道为什么,见到他们的笑脸,让我想起草原上奔跑疾驰猎杀的狮狼,天生带着能掌控撕咬一切的力量,他们之间的默挈与和谐无人能比,想起聂戈那时竟起了想要代替他的念头,我身上的冷汗浸入了衣衫,冰凉冰凉的,手不由自主地碰上了屏风。 只这一个微微的响动,便引得两道目光同时射了过来,却又同时转开了,夏侯烨垂目道:“你去布置吧,这宫内之事嘛,朕自会处理。” 他虽是对着孙长忠交待,可不知为什么,未尾那句话却让我不由自主地扭紧了双手,殿内虽无风吹过,却不禁打了一个冷战。 孙长忠此次却是目不斜视地从殿内走了出去,听到他的脚步声渐行渐远,不知为何,我却有些盼望他的脚步声能留在殿中,别独留了这场空寂,只感觉仿佛有看不见的压力无形地向我逼了过来,空气浓稠厚重,却听不见丝毫夏侯烨的声音,甚至连些微的衣衫磨擦的声响都没有,只剩一片死寂。 我强压心中的惶恐,从屏风后走了出去,转过玉制镂空浮雕的边缘,猛地看清了他明黄织锦的衣衫一角,望见了那衣衫上五爪金龙的的织金鳞片,仿佛冬日里的冰雪夹缠过来。 “皇上,臣妾……” “爱妃在这里面,又扮演的什么角色呢?朕真的很好奇。”他语气之中带着隐隐的笑意,却如隆冬降雪之际乍开的红梅,原是应给人希望的,可不知道为什么,我却只感觉到脸上有如烈火灼过。 我想跪下,却被他一把揽住了,脸撞上了他的前胸,贴在冰凉的金线绣就的团龙纹上,我眼中的惊慌之色太过明显,引得他一声呲笑:“爱妃每次见到朕,都是一幅害怕的样子,倒真应和了他人所述,爱妃真是怯懦胆小,可为何,这宫里头每发生一件事,仿佛都有爱妃的影子?朕脸上的疤痕未消,西夷旧部又因爱妃而起祸乱……爱妃倒是详细说说,这里面的蹊巧。” 他宽大的手掌握住了我的肩膀,隔着薄薄的衣服,我感觉到了他掌心的温度将我的肌肤烙得生疼,他身上如往常一样带着龙涎香的味道,应着他低语之时嘴里边吐出来的淡淡酒香,原应馥郁*的,可我只感觉到一股冷意从脚底升起,直冲向四肢百髓,不是有他抱着,我甚至感觉到了自己腿脚酸软。 “皇上,臣妾实不知……为什么他们总会找上臣妾……”发出的声音传进自己的耳里,带着丝丝的颤音,牙关也仿佛要打架一般,“臣妾前次已知错了……” 他的手指抚上我的面脸,微糙冰凉,我不由自主地想要避过,却被他捏住了面颊,一股大力从面颊两边升起,我的视线望见了他的喉结,石雕般的下巴,却不敢再往上望,微闭了眼睛想挣脱他的掌握,面颊却如被雕在了石中,动弹不得。 “睁开眼,望着我!”他冷冷地道。 “不,皇上,真不关臣妾之事……”我想推开他,却被他压在了胸前,头发一痛,身体后仰,不由自主地睁开了眼,却望见他的眼睛阴冷凶利,带着幽幽的火焰,竟如那些我最害怕的长虫竖瞳。 第一百零二章疯狂的欲望 我只想逃开,开始疯狂的挣扎,可浑身却如被铁浇铸,动弹不得,只觉脖子一痛,他再抬起头时,嘴角便有淡淡的血迹,我忘了闭眼,瞧清楚他用舌头舔去了嘴角的血,那样残狠的样子,仿佛要将我吞入腹中。 他真想杀了我,不管我怎么分辩,他心底早有了疑心,也许,在聂戈的那一次就有了。 我该怎么办? 也许,死在他的手里,我便不着考虑那么多了,我的身上,也就没了那么多的责任。 他的手放上了我的脖颈,修长的手指一把便握住了我的脖子,缓缓地收拢,我停止挣扎,微微地闭上了眼睛,等待那一刻的来临,心想,这样的解脱,也好。 可他的手却在脖子上停留了少许,便滑向的衣领,只听得呲拉一声,我便感觉到后背有冷风吹过,身上穿的软金绸衫跌在了地上,他在我耳边轻声道:“爱妃想到了何处,你的身份,朕如何不知,只不过爱妃惹祸上身的本领实在太高了,高得朕想好好的惩罚你。” 他将我抱了起来,一瞬息之间,便将我放于旁边铺就的软红靠椅之上,双手被缚在了金漆扶手之上,双腿以极耻辱的姿势被他摆放好,冰冷的龙椅雕纹贴上我裸露的肌肤,他的滚烫灼热忽地冲入体内,让我感觉到身体有如被撕裂灼伤,我看得清楚,屏风遮挡之处,有白玉的栏杆,雕龙廊柱,那上面尚余点点鲜血,而殿前的朱红大门未关,斜阳西照,暗金的光影投射进光滑的大理石地面。 一柱香之前,这里尚是庄严的议事大厅,可片刻之后,他就将它变成欢愉的场所,可为什么,我原是应该害怕惊慌的,随着他的动作,强抑着的呻吟却不由自主地从嘴边溢了出来,身体的*传向四肢百髓,心中却升起一丝兴奋,如果有人进来,那便好了,让他人看看,他们圣明的君主是怎样的圣明。 “你喜欢朕这样?”他低声道,动作却是越来越快,再着莫名的怒意。 我终忍不住低呼出声:“痛……皇上……” “痛,你也知道痛……”他咬牙切齿地道,可不知道为什么,他的动作却轻缓起来,“你不是能忍吗?什么都忍着吗?既使是一个陌生人,只要能伤得了朕,你就愿意屈就?你拿着瓷片划过朕的面容时,有否想过,朕也会痛?” 我心中陡然一惊,抬头向他望过去,却见他阴利的眼神掠过一丝痛苦,见我望他,动作却瞬息之间加快了,让我不由低呼出声,可那一声低呼之后,他却又减缓了动作,竟使我感觉到莫名的*小说,。 这使我极痛恨自己,被他这样的对待,稍减的痛楚之后身体还是有如有暖流注向四肢,不由自主地迎合,我心中原应只有彻骨的恨意的,可却管不了身体的贴合,甚至感觉到他如丝般的皮肌在我身上磨擦,带起阵阵颤栗。 (大家加紧收藏啊,收藏满一百,多评论哦,评论多两百,有加更哦,

本文由小说发布,转载请注明来源:第95 98章 公主的诱惑 云外天都 小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