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
88bf必发唯一娱乐官网_88bf必发娱乐官网登入_必发bf88官方唯一官网
做最好的网站

莫问春归处小说

- 编辑:88bf必发唯一娱乐官网 -

莫问春归处小说


  《贺新郎•莫问春归处》
  莫问春归处,恨年华、命福薄浅,终随风旅。经雨飘零谁又晓,几瓣残红入暑。怨天地、也无情绪。便有粉蝶依旧绕,慕欢飞,竟把相思予。悲泪眼,盼君顾。
  从来女子痴心付。月星稀,凭栏远望,似闻郎步。移履楼前路。雀枝闹、空庭孤树。重上闺阁梳秀发,画新妆、翘首铜菱镜。唯恐老,再难补。
  上官婉如斜托香腮面对菱镜,轻声吟哦着刚刚填写的《贺新郎》。
  话音尚未落地,便闻楼下传来几声击掌称赞:“妙啊,妙哉!果然是好词。”
  婉如身不由己站起身来,临近绿窗,扶着窗棂朝下望去,只见自家绣楼前的石板路上,站着一位白衣书生。一手拿着把竹骨折扇,在那里击掌称赞。春风徐徐,白衣书生的长衫摇曳随风飘荡,宛若从天而降。上官婉如竟是看呆了,手扶窗棂顾不上隐身回避。
  那白衣书生见楼上绿纱窗里,隐隐约约有个女子,一头青丝秀发,一只纤纤玉手扶着窗棂,正在望着自己,便深深一躬到底,启口言道:“这位小姐,时才闻听天籁,音如燕歌,词意缠绵,不由脱口赞叹。小生陈少华孟浪了,此厢有礼。”
  上官婉如掩口道:“公子多礼了。小女子一时兴起随手涂鸦,恐污了公子之耳,不想竟蒙公子谬赞,上官婉如惭愧。”
  “原来小姐芳名婉如。真是人如其名,不知小姐可否一现真容,让少华一睹芳容?”
  谁知楼上突然珠帘落下,传出一声娇斥:“啐,我家小姐岂是随便抛头露面之人?”
  接着又隐约听到楼上两个女子争辩之声。
  “红袖,你这是做什么?”
  “小姐,此人太过轻薄,尚未相识便要人现容,把小姐当作什么人了?”
  “我又未曾允诺,要你小妮子急什么?”
  “我才不急,是小姐急了些吧?”
  “啐,我又急什么?”
  “小姐心思,红袖岂有不知之理?看小姐新词便知。”
  “新词又怎么啦?”
  “‘唯恐老,再难补’,何意?不是着急了吗?”
  “你这个死妮子,竟敢调笑我?找打。”
  陈少华听得如醉如痴,居然再度对着紧闭的绿窗深深一鞠躬,道:“上官小姐、红袖姐姐,陈少华绝非轻薄之徒,今日就此别过,等来日正式登门求教。”
  说毕,转身飘然而去,不知所踪。
  
  二
  “啪”的一声窗户碰在框上。
  上官婉如抬起头朝外面望去。起风了,一阵风吹得窗户拍回来。院子里,一株桃树上花儿的残瓣被吹得飘飘洒洒,有些落到了小径上,有些飘在花园的灌木丛里,有些落进了池塘。水面上落红点点,别是一番风景。桃树上还有些花瓣留在上面,在风中瑟瑟颤抖。不知道哪里飞来一只粉蝶,却还在绕着几片树上的花瓣翩翩飞舞。上官婉如不由心里一动,蓦然间,刚才南柯一梦中的情景历历再现。
  也是一个花园,也是风吹桃花落红片片,也是一只粉蝶缠绕那残留在树上的花瓣。由此触景生情便转身回到闺房,提笔填词一曲《贺新郎·莫问春归处》,那梦中的句子清晰地留在脑海。
  上官婉如连忙打开电脑,将词句录下来。
  看着这些句子心中暗自有些好笑,自己一个新时代女性,怎么会梦里写出这等缠绵悱恻的伤春之作?
  上官婉如今年28岁,毕业于上海复旦中文系,如今在电视台担任一个栏目主持人。婉如自我嘲弄了一番,关上电脑。想想,还是打开抽屉,取出一张粉红色的印花笺纸,又从桌子上的青花瓷笔筒里,取来一支软笔缓书起来。一行行秀丽的行楷在纸上显出来:
  莫问春归处,恨年华、命福薄浅,终随风旅。经雨飘零谁又晓,几瓣残红入暑。怨天地、也无情绪。便有粉蝶依旧绕,慕欢飞,竟把相思予。悲泪眼,盼君顾。
  从来女子痴心付。月星稀,凭栏远望,似闻郎步。移履楼前路。雀枝闹、空庭孤树。重上闺阁梳秀发,画新妆、翘首铜菱镜。唯恐老,再难补。
  写完后,轻轻吹了几下,再细细端详了片刻,又拿出抽屉里一只粉红色纸盒打开,里面放着一厚沓同样的笺纸。婉如把手上这张放进去,不由自语:“这些诗词歌赋存放着,竟不知将来会有谁唱和了?”
  又想起了梦中出现的那个白衣书生,好像叫陈少华吧?真是好笑,居然还会记得梦中男子的姓名,看上去自己真是有点在思春了。想到这里上官婉如不由脸红起来,忙走到梳妆台前,镜子里一张俏脸满是红霞。她打开一盒粉饼给自己补妆,偏偏梦里词句又跳出来。“重上闺阁梳秀发,画新妆、翘首铜菱镜。唯恐老,再难补。”
  上官婉如恼起自己来:我这是怎么啦?莫非真是担心老了,没人要了?
  婉如才华横溢,人又俊俏,还是电视台常常亮相的名主持人,身后追逐者络绎不绝,可偏偏她面善心冷对谁都笑脸相迎,可一个也看不上眼,至今依旧孑然一身。这梦里冒出个陈少华,真的叫她有些神智恍惚起来。
  
  三
  一阵手机铃声响起。
  婉如收起遐思去接听。
  “婉如,你还没有起床啊。不会忘记今天的约定吧?咱们不是说好去鹿鸣山的观音院烧香拜观音吗?”
  婉如心里“哎呀”了一声,若不是闺蜜李红袖这个电话,自己早就把此事忘记得干干净净。数日前,几个没有男朋友的要好女伴相约,这个周末去郊外的鹿鸣山烧香许愿。
  坊间传闻,山中的观音院极有灵气,凡求婚姻、求子嗣者,都会如愿以偿。上官婉如最不信这一套,却架不住最要好的闺蜜李红袖死磨硬泡纠缠,只得答应下来。
  想到刚才梦里的李红袖居然成了自己贴身婢女,忍不住在电话里笑出声来。
  “噗嗤。”
  “喂,你不说话笑什么?梦魇了吧?”
  “没什么。我已经起来了,马上出发,观音院门口不见不散。”
  
  四
  一架大红跑车风驰电掣,像一阵红色旋风刮过街头,惹得路人驻足观望。上官婉如却戴着副墨镜,目不斜视驶出城区直奔鹿鸣山。杭城郊外绿水青山,环湖滨更是花红柳绿。此时虽已春末夏初,桃花已见凋零落红遍地,其它花相继开放,别是一番光景。
  上官婉如驶入鹿鸣山区,却发现山洼里,露出一角黄色的庙宇外墙,墙内居然有盛开的桃花枝条探出在外。想起了白居易的一首诗《大林寺桃花》,还真是“人间四月芳菲尽、山寺桃花始盛开。”婉如不由得笑起来,起床之时的片刻不快早已荡然无存。
  观音院门前的私家车停满一坪,门前香客络绎不绝,院里青烟袅袅梵音阵阵。上官婉如驾车缓缓在停车坪上行驶,发现根本找不到一个空位,见角落上一辆白色凯迪拉克的前方有个死角,勉强可以将车头塞进去,只不过车尾会堵住这辆车的出路。
  上官婉如心里叫苦,只有停进去再说了。希望自己会在这辆车的主人离开之前先走一步,赌一把运气了。算算应该可以,自己对这种地方本不感兴趣,应该不会多呆吧?上官婉如打好主意,依仗自己车技高明,硬是将自己的红色宝马塞进那个角落。
  她下车才发现前来之旅客,居然与其它庙宇截然不同,不见那些虔诚的中老年善男信女,竟多数青年男女,既有成双成对,也有一群群单身男女结伴而来。上官婉如暗自好笑,自己居然也落到这步田地?要来此祈福许愿,才找得到男朋友了吗?
  “婉如,你快一点。大家都在等你。”
  上官婉如老远听见了李红袖的声音,她一眼望过去,看见三四个女伴正在门前,便加快脚步走去。
  进了观音院才见这里香火果然很旺,满院子都是磕头许愿之人。几个女伴嘻嘻哈哈买了几炷香,在那里凑热闹。上官婉如却信步走到了偏殿外。见门前案桌后有一老和尚,一身袈裟,案头放着一个签筒,还放着一块牌子,上面写着“心诚则灵”,原来是个求签处。
  上官婉如一时兴起,便走上去摇签筒,摇出一支竹签落在条案上。婉如拿起细看,正面画着一支桃花,偏是枝上几朵已是残红,倒有几片落在下面,又有一只粉蝶绕着枝条旋舞。看得婉如心头不由“砰砰”乱跳,暗自称奇:也太巧了些,怎么又是残桃花和粉蝶?她正要翻过来看背面的签文,伸过来一只素手夺了过去。
  “桃花签?哈哈,好兆头。婉如要走桃花运了。”
  李红袖举着竹签嘻嘻哈哈笑,几个姐妹也纷纷来夺,搞得上官婉如粉脸绯红。
  不等婉如夺回来看,李红袖已经把竹签递给了那个老方丈,说:“老师傅,解解签看,是不是一支上上签,她要走桃花运了吧?”
  老方丈不露声色接过来先看了签图,又翻过来看了签文沉吟起来。
  李红袖不耐烦地催促,老方丈抬头看了上官婉如一眼,却说道:“这位女施主冰雪聪明,这签,老衲不解也罢。”
  李红袖不知其意回头看着上官婉如。
  老方丈意味深长将手上的竹签递给婉如,说道:“求签问卦要讲个诚缘。诚者,求签之人心诚;缘者,所得之签有缘。女施主此签他日自可心解,不需老衲代劳。老衲只送给施主一句话,冥冥之中自有定数,费心求解,不如安心待缘。”
  上官婉如也不去再看竹签上面的签文,接过来塞进了手包。
  一群姐妹叽叽喳喳去追问李红袖,那签文究竟写了什么?李红袖扮个鬼脸说道:“我也没有看清楚啊,就看见上面春啊,归啊的什么。”
  另一个女伴嬉笑说:“春闺吧?看上去婉如妹子是求到一支桃花签了。”
  姑娘们推推搡搡到别处看热闹去了。
  上官婉如心中揣摩老方丈的禅语,再联想签图和早上的梦境,不由自主发起呆了。一个人只顾琢磨和女伴们走散了也没有知觉,独自走出了观音院,朝鹿鸣山后山漫步而去。
  
  五
  位于杭城南郊的鹿鸣山,这些年因为得天独厚的环境,早已被开放成为依山傍水的度假区。上官婉如信步而行,不知不觉走到了度假区,正在低头而行,蓦然有个白色物体朝自己左眼角飞来。上官婉如是个网球爱好者,身手敏捷反应极快,启右手一抄,一只白色网球落在掌心。抬起头,发现自己站在一个网球场外面。
  “真是对不起。差一点伤了你。姑娘刚刚学,把球打偏了。”
  网球场上一个白衣男子手中拿着个球拍,一脸愧疚在和自己打招呼,对面站在个十四五岁的小姑娘,也穿着白色的网球衫,拿着球拍张大嘴一副吃惊的样子。
  上官婉如不介意地宛然一笑,顺手将球掷给那个男子。那球又快又准,直接飞向男子手中的球拍。白衣男子手腕一翻,就将球抄在了球拍上。两个人动作十分合拍默契。
  男子面露惊讶,笑着说:“这位小姐看起来是球场高手啊。接球掷球都这么漂亮。”
  上官婉如笑笑回答:“先生这招海底捞才是妙不可言。”
  白衣男子笑着做个手势说:“就请小姐移步下场来赐教一场如何?”
  上官婉如含蓄推诿道:“不啦,我也没有带衣服。”
  小姑娘跑近前笑嘻嘻说:“大姐姐,那边服务台有网球衫卖的。我去帮你买一件好不好?”
  上官婉如也想放松一下,换换思绪,便笑着说:“也好,就打一场。小妹妹,我跟你去吧,反正也要去更衣室。”
  上官婉如选了一身淡粉色的网球衫站在白衣男子对面,又若有所思起来,白衣男子手持球拍与梦中的少华像得惟妙惟肖。
  “我开球了。”对面男子开口说了声。
  上官婉如心里咒骂自己,“今天是怎么啦?老走神。”
  婉如定定神,全身心投入进去。
  两个人打得棋逢对手,小姑娘在旁边叫好不迭。
  等上官婉如想起时间,停手去看手包,才发现居然把手机遗忘在车上了,再看天色已经西沉,连忙说:“对不起,时间不早了,我竟然忘记堵着别人的车,不能再玩了。”
  一场网球荡尽一天的烦恼。
  
  六
  上官婉如急匆匆告辞,赶往观音院外停车坪。走到那里,就看见自己的车和那辆白色凯迪拉克前面围了一堆人。一个浑身珠光宝气的老妇,指着自己的车在那里发威,旁边站着一个年轻男子,一身白西装,低三下四规劝着。自己的几个女伴挡在红色跑车前面,李红袖首当其冲,毫不口软在那里反唇相讥。
  “这是哪个不长眼的车,就这么堵在我车前面。太不像话,太没有公德公理了吧?简直就没有教养。这种人开什么跑车啊?一部宝马了不起吗?我这可是限量版订制的凯迪拉克!”
  “喂,老太婆,你有辆限量版凯迪拉克就了不起?就一定要压过宝马?今天人这么多,人家没有地方停车,停在你车前面,也没有擦到、碰到你的宝贝凯迪拉克,你这么凶干嘛?”
  “你说谁是老太婆?”
  “当然是你,你看这里谁有你老?”
  “你……,你就这么由着她们欺负我?”
  老妇人调转头找那个男子帮忙,那个白衣男子不知道低声在说什么。
  上官婉如看到这场面,连忙挤进人群去打招呼。
  “对不起,对不起。这位夫人,是我的不是,早上车太多,实在没有停处。怪我,怪我,您老人家千万别生气。”
  “你叫谁老人家?我有这么老吗?”
  “对不起,对不起,是我说错了,您不老,一丁点也不老。你青春常驻怎么会老?”
  上官婉如一个劲赔礼。边上其他围观群众纷纷说话了。
  “行啦,别得理不饶人了。”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<完>

相顾无言,只有泪千行。

和预料中的一样,此时的晋王府张灯结彩,门口火红的丝绸莫不诉说着主人家今日莫大的喜事,府内府外道贺声不断。门前的晋王着一身精美的喜服,风度翩翩,牵着同是红衣的新娘,慢慢向前。

“不就是李尚书家的小姐。”

李尚书终是不忍爱女受此委屈,整日忧思连连,强忍着怒气连夜去了皇宫,求得了皇帝召见。

我却笑了,“愿你幸福”。

小说 1

如今,你有你的家国,我有我的江湖。

“父皇,身为皇家子女,就该为您分忧,儿臣愿独自一人,去那俊鸡山降匪。”

“小伙子,看你像外乡人,快离开这里吧,这里不太平了”,俊鸡山下的一个老妪看着白衣男子如是说道。

美人谷外,桃花已开,美人谷里,人自开怀。美人谷里的人们打打闹闹,有说有笑,好不自在。

我欣喜若狂,寻寻觅觅了近半年,终归是寻到了你留下的一点点蛛丝马迹。

相处了一天之后,才知道,这女子长这么大,原来还未出过谷。二皇子从未见过如此心思单纯的女孩,刁是刁蛮了点,却没有皇家女的傲慢,轻狂是轻狂了点,却不会侯门贵女间的尔虞我诈。他心里悄然升起一个惊人的想法:若能得此女子,便好。

“这位大哥,你听说没有,今日,晋王爷迎娶的是哪家小姐?”

小说,我走了,和当初的你一样,什么也没留下。

美人谷中,师父失望地看着我,作为女子,就该敢爱敢恨,亏你还想当个土匪头子,以前的张狂哪儿去了。想要的自己去抢,每日在谷中悲春伤秋,你是要闹哪样。简直糊涂!

皇帝龙颜大悦,“吾儿甚得朕心,去吧,待你归来之时,便把和李家的亲事也给办了吧。”

适时,江湖之上,匪徒当道,俊鸡山下匪徒横行,杀伤抢掠,无恶不作,伤民伤财。

一盏茶后,化身路人甲的我从茶铺离开,不知不觉,走向了晋王府。

图片来自网络

“小子,你给我站住,给你个机会,让你瞧瞧我这美人谷,不过你得做我的压寨相公,可好?”,这个女子说道,话语里有一半轻狂。

“大哥,你可知晓一个喜穿白衣,手拿配剑,长得风流倜傥的男子?”

PS:脑子灵光一现,写了个美人谷事续篇。

你说,你爱山水,我便去了那如水的江南,我便四处寻访名山,但还是没能遇见你。

“大哥,好眼力。”

这一年,李家小姐本该早已嫁入帝王家。

你曾说,江湖之大,你愿和我执手天涯。

恐怕连皇帝都没有想到,一向懂事知大理的儿子居然会反驳自己“儿子已心有所属,不敢从命,此次归来,便想请父皇做主收回成命。”

“父皇,儿臣就此心愿,求父皇成全”。

“阿舞,对不起”你说。

从老妪口中得知,这些匪徒,每隔两天来一次,昨天刚抢了一堆粮食走,估摸着这两天也该太平了。

“荒唐,你与李家小姐的婚事早就定好了,岂是你说不娶就不娶!”

3.往事已成回忆

这一年,李家小姐已17岁,早已出落得倾国倾城,一颦一笑,举手投足之间,满是贵女模样。

“你今日怎么做这身打扮?”

两年后,二皇子从战场回来,本已建功立业,只待回宫娶妻,却不料,东方出现个俊鸡山。

路人乙拍了拍路人甲的肩膀笑了笑,“今日,你我兄弟也是有缘,走,咱们去那茶铺里点一盅茶,慢慢说与你听。”

我苦笑,“是啊,是我,美人谷的仇千舞”。

你还说,你愿为我十里繁花,许我一世荣华。

本文由小说发布,转载请注明来源:莫问春归处小说